第154章 妖孽(13)

2022-01-18 作者: 六月浩雪
  第154章 妖孽(13)

  沉默了许多,庆阳公主问道:“你什么要弄死韩玉晨跟韩玉熙?”

  和寿后道:“娘,在梦里,韩玉熙是个唯唯诺诺的人,根本就不是现在这样。而且,韩家很多的事都不一样了。我让人去查了,这才知道韩玉熙跟我一样,也知道未来的事情。”和寿县主可不敢说她是多活了一辈子,那太骇人听闻。

  庆阳公主对韩玉熙真没什么印象,问道:“你是怎么确定韩家四姑娘是跟你一样的情况?”这个韩玉熙若真有预知的能力,为什么一点风声都没有,这点让庆阳公主很怀疑。

  和寿面色有些僵,硬着头皮说道:“韩家现在的情况,与我梦里的情况完全不一样。”

  庆阳公主忍着火气问道:“还有呢?”见和寿不吭声,又问道:“你就因为韩家梦里的情况与现在不一样,所以你就痛下杀手?”

  和寿说道:“不是,是韩玉熙跟变了一个人似的。梦里的韩玉熙唯唯诺诺,一副小家子样。为此,韩家的人都不如让她出门。可现在的韩玉熙,却是落落大方……”

  庆阳打算了和寿的话,问道:“我是问你,你怎么确定韩玉熙跟你一样的情况?除了她现实生活中跟你梦里不一样,还有没有其他?比如说她跟你一样会一些其他人不会的东西,拥有不一般的能力?”

  和寿被问得成哑巴了。玉熙那般谨慎的人,怎么可能会做一些让人猜疑的事。

  庆阳公主见状撕巴了和寿的心思都有,怒骂道:“你脑子都是豆腐渣吗?梦里的事能跟现实能完全一样吗?那韩玉熙跟韩家与你梦里的情景不一样跟你又有什么干系?啊?”若是在梦里结仇了,和寿想要干掉对方还情有可原。两人八竿子打不着,就因为人家与她梦里的情况不一样就痛下杀手。要下杀手杀韩玉熙也就罢了,你可以找几个武功高强的人趁着韩玉熙外出弄死她,却偏偏作死的跑到韩家杀人放火,从而与韩家结下死仇。这不是脑子进水了,这是压根没脑子。

  和寿当时就想着韩玉熙是变数,她要将这个变数除掉。因为她怕韩玉熙将未来发生的事说出去,所以想先下手为强。她寻了很多法子,可韩玉熙太谨慎了,让她寻不着机会。最后没办法,她就想利用宫变弄死韩玉熙,顺带着将韩玉辰也灭了。

  要说不后悔,那是假的。和寿若知道会弄成这个样子,她当日肯定不会做这件事:“我做得很干净不会被查到。可我没料到这些人竟然如此无能,连韩玉熙都杀不了,从而暴露了我。”和寿一直以为,她被暴露是玉熙的原因。

  庆阳公主听了这话,看了一眼和寿县主,说道:“这件事与你说的那个韩玉熙半点关系都没有,是平清侯府的人抓住了贼首,从而查到你身上的。”

  和寿瞪大眼睛,说道:“不可能,我做得很干净。”怎么可能跟韩玉熙没有关系呢!她一直以为是韩玉熙引导韩家的人,从而让韩家对她打击报复。

  庆阳公主很想敲开和寿的脑子看看里面装的是不是豆腐渣:“若不是有真凭实据,韩家的人怎么可能对乔家下这样的死手?”庆阳公主现在无比后悔当初为什么不问清楚。若是她早知道,也不会让和寿发下这样的大错。

  和寿县主被骂得愣住了。

  已经造成的事实再说也改变不了什么,庆阳公主再一次平静下来,问了和寿:“你说九皇子在四年以后会遭人毒手丢了命,你确定没有弄错吗?”

  和寿点头道:“确定。九哥死后,皇上哀痛过度,立了十皇子为太子。十皇子后来登基为帝,韩玉辰被册立为皇后。”

  庆阳公主此时都不知道说什么了,她现在只知道自己生了一个蠢货,一个比猪还蠢的蠢货:“你既然知道最后的胜出者是十皇子,为什么还要跟九皇子搅和在一起?还要弄死韩玉辰?”若换成她定然是想法设法笼络十皇子,至于九皇子管他去死。除此之外她肯定还会好好第跟将来的皇后韩玉晨打好关系。

  和寿低着头道:“我知道九哥会在什么时候遭人毒手,到时候我可以帮他避过那场劫难。”和寿从来就没考虑过十皇子,那是因为十皇子自见过韩玉辰以后就情根深种。

  十皇子自娶了韩玉辰以后,侧妃跟其他姬妾都是摆设,眼里心里都只韩玉熙一个。别说她不喜欢十皇子,就是她喜欢十皇子,她也不会嫁给一个眼里心里都有别的女人的男人。九皇子这边就简单多了,他娶于惜语妃为妃,不是因为他喜欢于惜语,而是他看中于家的势力。

  和寿先顺道弄死玉辰,完全就是嫉妒。她嫉妒玉辰好命第得到了她想要却得不到的东西,她还嫉妒玉辰儿女双全,她嫉妒玉辰所拥有的一切。

  庆阳公主觉得自己的耐心真的要快用尽,这么好的资源就因为女儿的豆腐渣脑子弄成这般不堪的境地:“九皇子欠下你一个大人情,这次的事就请帮九皇子帮忙。至于其他,什么都不要说。”

  和寿县主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

  庆阳公主已经不想再跟和寿解释了,只说道:“你只要按照我说的去做,其他的不要再多问了。”

  玉熙正在书房看书,看《资治通鉴》看得正投入的时候,紫苏在门外叫道:“姑娘,世子爷请你到书房去一趟。”蔷薇院的书房只有帘子,没有门。而陶然居这边的书房有门,所以玉熙每次进书房看书都会将门给关上,免除了被打扰。

  听到紫苏的叫声,玉熙将放置在一旁的象牙签拿起来,夹在书中,然后合上放回到书架上。书桌没有抽屉,这是玉熙最不喜欢的一点了。

  到了书房,玉熙看着韩建明站在书桌前,神情凝重,她心头一突,问道:“大哥,是不是有什么变故呀?”

  韩建明双手垂后,说道:“玉熙,如你所预料的那般,九皇子出面说情了,皇帝怒斥了庆阳公主,罚俸一年,闭门思过三年。乔家三房男女都被判了死刑;乔家大老爷被斩首示众,乔家其他人除了驸马与从监牢里放出来的乔锰,其他人全部都流放辽东……”

  玉熙问了自己关心的问题:“大哥,和寿县主呢?”

  韩建明说道:“和寿县主是皇帝亲自说的祥瑞,怎么可能重罚。不过我没想到,和寿县主竟然会主动提出去五台山吃斋念佛为大周朝祈福。为这皇帝还赦免了乔锰的罪责。”

  韩玉熙问道:“既然如此,大哥为何愁眉不展?”能有这样的结果,其实已经相当不错了。

  韩建明说道:“不知道和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还有,已经查清楚了,宫变那晚九皇子确实有所准备。倒是皇宫,行动慢了一拍。”

  玉熙表示不懂:“什么叫做皇宫行动慢了一拍?”

  韩建明好脾气地解释道:“若我猜测没有错,应该是皇上早就知道太子有谋反之心,所以有所准备,只是不确定是哪一日。宫变开始之时,皇宫有些乱,不过很快就平定下来了。”

  玉熙这下懂了:“大哥的意思是皇帝一直在等着太子反?”确切地说皇帝这是挖好了陷阱,就等着太子往里跳。

  见韩建明点头,七月的天玉熙却觉得全身冰冷。这哪里是亲爹,仇人都不过如此:“皇上为什么这么痛恨太子?”

  韩建明只说了四个字:“天家无父子,只有君臣。”

  玉熙苦笑一声:“我从史书上看到过。”看过但没往心里去,直到这刻玉熙才深刻地体会到这句话的残酷。

  韩建明早猜到玉熙很久之前就开始看史书了:“史书所记载的,都是真实的事件。”能入正史,真实性还是蛮高的。

  玉熙陷入了沉思之中,过了许久。玉熙抬头问道:“之前三姐跟我说皇上有意将于家姑娘指给九皇子,却直到现在还没指婚?这又不是为什么呢?我若是没记错,九皇子今年已经十九岁了。”之前说在等于惜语才没大婚,可现在于惜语都十六岁了,却还没指婚。

  韩建明问道:“你想说什么?”

  玉熙将自己的猜测说了一下:“若皇上真那么宠信宋贵妃跟九皇子,在皇后死后就封后外加册封九皇子为太子了。可直到现在也没任何的动静。大哥,难道皇帝在忌惮宋贵妃跟九皇子?”

  韩建明摇头说道:“你能想到这么多,表示你的书没白看。不过皇上的心思我也猜不透的,不知道他老人家是怎么打算的。”

  好吧,这种宫廷斗争,实在不是她能玩转得开的。玉熙转回了正题:“庆阳公主闭门思过三年,三年以后她还要对付我们怎么办?”

  韩建明道:“只要我们有足够的权势,庆阳公主不足为惧。再有,庆阳公主被皇帝厌弃了,就算出来也蹦跶不了。现在唯一的后患就是和寿县主。”虽然和寿县主提出去五台山清修,可不知道为什么韩建明觉得和寿县主总是一个隐患,将来还会掀起风浪的。那女人太邪性了,没弄死之前怎么都没办法放心。这话,他却不好跟玉熙说。

  以为这事过去了,却没料到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竟然流传出玉辰跟玉熙是妖孽。和寿县主也是因为知道两人是妖孽,所以才会想要弄死她们的。

  玉辰消息比玉熙灵通,听到这个传闻坐立不安。想了一下干脆到了陶然居。自玉熙搬到陶然居以后,玉辰也算是常客了。

  听到外面的传闻,玉熙翻了翻白眼,说道:“真是抬举我了?就我这样要才没才要貌没貌,真是白糟践了妖孽两个字了。”

  看到玉熙的反应,玉辰表示很无语:“妖孽又不是什么好词,怎么你还一副巴不得的样子。”

  苦芙将一盘切好的水果端上来。

  玉熙指望甜白瓷果盘里切成一片一片的雪瓜说道:“这是大哥昨晚让人送来的,原本等晚上叫你过来一起吃呢!”雪瓜,也就是新疆所产的哈密瓜,是贡瓜。

  韩建明一共得了五个雪瓜,玉熙就分了一个。玉辰则没有,不过玉辰也没有在意,只是笑着说道:“大哥真是疼你。”

  玉熙一脸喜气地说道:“还好。平日里我总去你那里蹭吃的,难得也有机会请你吃好吃的。”

  听着这孩子气的话,玉辰烦躁的心突然平静下来了,也拿起一块吃了起来。玉辰每年都有雪瓜吃,不过那都是平清侯府送来的。这还是第一回自己府邸里有,从这里也可以看出国公府现在的处境比以前好多了。

  玉熙一口气吃了四块雪瓜,吃完拿了水漱口,然后用帕子擦了一下嘴,再走到铜盆前洗手。

  做完这一切,玉熙才说起刚才的事:“以三姐的容貌跟才情,道一声妖孽不为过。”

  玉辰满头黑线,这是夸人吗?为什么她感觉到一股幸灾乐祸!
  玉熙坐回到椅子上,说道:“三姐是不知道我以前多么羡慕嫉妒你那妖孽一般的资质。我一天才能学会的东西,三姐一个时辰就学会了,太妖孽了,太让人恨了。”妖孽这词一下被玉熙曲解了。

  玉辰听罢问道:“我怎么没感觉到呢?”玉辰是真没感觉到玉熙对她羡慕嫉妒,印象之中玉熙一直埋头刻苦去了。

  玉熙乐呵呵地说道:“后来我也想明白了,资质容貌那都是老天赐的,羡慕嫉妒不来。所以我就努力学习,争取不要被你甩得太远了。”见玉辰神色放松了许多,说道:“三姐,外面的谣传纯粹是对你羡慕嫉妒恨。所以,你压根就不要在意。”

  玉辰靠在椅子上,说道:“外面可不单单说我是,也说了你。”

  玉熙摊开双手,故作愁苦地说道:“我?我那只是捎带。”绝世的容貌跟过目不忘的天资,只要拥有一样就够让人羡慕嫉妒恨了,偏偏玉辰两样俱全,老天对她太偏爱了。

  玉辰看着玉熙的神情,忍不住笑了起来。

  ps:玉熙语:亲们,丢一张小票票来恭喜我成长为妖孽。

  (本章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