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打酱油的

2015-10-10 作者: 李森森
  他是一个孤儿,从小到大都是他三位师傅拖带拉把他养大的,他一直都是住在深山里,一个与外隔绝的世外桃源里。他师傅告诉他,他姓李,名叫:锦记,按照他师傅的话来解释,是希望他一生锦绣荣华,对于后面一个‘记’字。应该是希望他牢记每一位师傅所说过的话吧,总之有一点不改变的,他是一个孤儿。

  “师傅,我真的是孤儿吗?”锦记再问。

  “是的,你大师傅怎么会骗你呢,十九年前,你大师傅外出行医时,在一个垃圾堆里把你拾回来的,当时你只是一个五个月大的婴儿。你大师傅发现你时,你已冻得奄奄一息了,如果不是你师傅医师精明的,你早已冻死在垃圾堆里了!”对着这一句话,他问十九年了,从一岁多开始问到现在,但是李锦记的二师傅还是回答他这个问题说。

  “事已过去了,徒儿,你也别想那些不开心的事,来,这个拿着!”李锦记的大师傅把一条银链放在他手上说。

  “这个……”李锦记望着手上项链问。

  “哦,这个是当年我在你身上发现的,应该是你父母给你留下来的,你带在身上吧!东西你三师傅已帮你收拾好了,一会儿你三师傅会送你下山的!”李锦记的大师傅对他说。

  “那你们呢?”李锦记问。

  “我们啊,我们已习惯清清静静过生活了,如果在外面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你可以打这个电话!”大师傅把一个电话号码塞在他手上说。

  “嗯,我知道了,有空我会回来看你们的!”

  对外面的世界,李锦记在懂事时,很小时候已想到外面去见识了,但是他三个师傅即要他学好本事才能出去。说什么外面的世界很黑,很多坏人,是一个吃人的世界,所以一直以来,李锦记都乖乖跟着他们学习本领和知识。

  这些年来,他都很努力学习,一天二十小时学习,剩下四个小时只是打坐入静过,用他们师傅的话来说,青出于蓝胜于蓝。在他十五岁已打败两个师傅,理应他可以到外面去,但是他们即说唐焱未成年,出去会被坏人拐走,所以让他再在里面呆三年多,直到今天才让他离开。

  李锦记的三师傅手里提着一个木箱子,应该说是行李箱才对,像清朝末年那种行李箱子,上面雕有古朴的花纹,八角箱角都冶上薄薄的花纹护金属片。

  “这个是你手机,苹果6代!你的衣服,我全都放在箱子里面了。”三师傅拿着一台苹果4代手机塞在李锦记手上说。

  “苹果6代?山寨货?”李锦记拿在手上看一下说。

  “呵呵,是的,你大师傅很穷,只能买四百元的山寨货给你!”三师傅对李锦记说。

  “我知道,你们都穷得只剩下黄金,宝石!”李锦记望着那一间生活十九年的小茅屋,里面放着十几箱金条,元宝,宝石,金砖,钻石,真珠,玛瑙至于那些古老宫殿用的金令牌也有……

  “那些东西也是山寨货,只是用来看的,好了,我送你下山吧,记住,有什么生命危险,打个电话给我们三个老不死!”三师傅提着木箱子把他送下山去说。

  “知道了!”

  很快,一师一徒赶了一天一夜的山路,来到一条高速公路上面,望着路少量来来往往的小车,卡车,货车,长途大巴。李锦记心情十分兴奋,这些车辆,平时他只能从书本上看到,现在看到真实的又是另一回事。

  “徒儿,我只能送你到这里,这里有一百元,你拿着防身吧!”三师傅从身上抽出一张皱巴巴红头钞票塞在李锦记手里说。

  “一百元?书上说一件内衣也要几百万元!你是不是得给我多一点?”李锦记想到平时看过一本杂志说。

  “你看是那是钻石内衣,一百元已很多了,我以前下山时,我师傅才给我十文钱,这样吧,我再给你一百元!”三师傅再从身上摸出一张皱巴巴的百元大钞塞在他手里说。

  便这样,李锦记的三师傅塞给他一百元,然后把他扔在高速公路旁边,自己回山里面去,当然,三师傅手上那个木箱子也塞在李锦记手里。好像一点也不担心这个徒弟被坏人拐骗似的,更不担心他会饿死在外面,如果他真的饿死的话,这些年他们白培养他了。

  在三师傅离开时,李锦记从怀里摸出一个手巴掌大的金牌,一面冶炼一条东方盘龙,另一面印着一个‘免’字。在李锦记记忆里,他师傅告诉过他,这是免死金牌,对于是怎么来的,他们没有告诉他。不过李锦记想,他们应该是偷来的,或是抢来的。因为他大师傅说他们二师傅和三师傅都不是什么好人。

  是不是好人,李锦记就不知道了,只知道他们视自己如亲生儿子一样,唯有一点不同,就是每一次特训时,都把他打得半生半死。然后再把他扔进大师傅准备好的药桶里面泡个几天几夜时间,有时身上还被他大师傅用金针扎满身呢。

  站在高速公路边的李锦记,望着一辆辆车经过,但即没有一辆是他喜欢坐的,虽然有许多长途大巴士问他要去的目的地:云海城。不过李锦记并没有叫停来,尽管有许多巴士从他身边放慢经过,司机还问他要去哪里,要不要坐车等等话题。李锦记还是站在那儿不理他,双眼只是望着公路来来去去的小车,望着那些杂志上面跑马,奔驰……

  “世界限量版博兰基尼跑车?是你了!”李锦记远远看到一辆红色的小跑车,以190公里时速开过来,右手速起地上的木箱子,一个箭步冲到马路中间去,挡着前面那辆红色跑车。

  “吱,哧,呲……”长长的刹车声!

  刹车声后,小车里面是一声尖叫,尖叫声后又是一个声音响起:“我,我撞到人了,我撞到人了!”

  之后她又是尽量镇静下来,自我安慰的样子说:“不关我事,不关我事,是他自己跳出来拦车的,不关我事!”

  话是这样说,在法律上面,不管谁对,谁错,都有都责任把伤者送到医院里去,不然会判一个恶意谋杀罪名给你。所以,她最后还是从小车里面乖乖下来,看一下伤者如何,结果让她变得更害怕,车前面没有尸体,也没有血迹,车底下也没有,车后面更没有。

  “不会这么猛吧?”她明明看到自己把一个人撞中,可是前前后后,左左右右一个人影也没有。

  呵呵,当司机早怕就是撞中一些不干净的东西,特别是那些跑长途的司机,不然他们也不会在车头上面挂着一些平安符什么的。当然,那只是说说而已,毕竟这种东西没有科学证明是存在的,只是民间一个流传罢了。

  找不到尸体的女子,心没有刚才那么害怕了,撞鬼好比撞死人,撞死人要负责任的,撞鬼只要去庙寺走一趟就没有事了。可是她没有想到,回到车内时,发现小车副座上面,坐着一个少年,少年拿着抱着一个阵旧的木箱子。吓得她又是一声尖叫,从车上跳出来,指着里面那个平平凡凡的少年骂起来:“你是人还是鬼,你怎么时候坐进我车子里?”

  “我是人,不是鬼,我怎么坐进你车子?哦,是刚才你打开车门,我坐进去的,美丽的小姐,你能不能载我到云海市?”李锦记望着这个衣着雍容华贵、气质典雅轩昂的女子说。

  “你干嘛不坐长途巴士,或是别的车,你当我的小车是出租汽车是吗?”这个仙姿佚貌少女听到李锦记的话骂道。不过心里即在想:“他手里的箱子,不会是古董吧?”

  “长途巴士档次太低了,宝马,奔驰到处都是,坐上去,有失我身份!”坐在里面的李锦记回答她的问话。

  “你当你是什么,快下来,不然我报警!”这个女子指着车内的李锦记说。

  “你可以试试,我看过一些报纸,高速公路上,常常发生命案,劫财又劫色!”李锦记双眼不断打量车内里的东西,左看看,右看看,左摸摸,又摸摸,屁股扭了扭了说。

  “你……你想怎么样?”被他这到一提,这个女子开始害怕起来。

  “我只是想去云海市!”李锦记淡淡地回答她。

  “真的只是去云海市?”这个女子再问一次。

  “真的,我从来都不会对女子说慌!”李锦记很认真回答她,心里也在想:“是没有说慌机会,山里除了三个师傅外,根本没有女子,想和女子说慌都没有对象。”

  两个一审一答,又是问了半个小时,最后这个女子确定他没有恶意,只是坐顺风车而已,她才放下心来。如对方所说的,假如真的想对她动歪,早就打劫她了,还用谈得这么久吗?当问他名字时,这个女子哈哈大笑一阵,不过李锦记并没有觉得什么,因为平时他二师傅,三师傅也是这样叫他的。在国内除了一个海天牌酱油外,李锦记酱油就是最著名的。

  “你笑吧,没事,平时三师傅也是叫我:打酱油的!”李锦记回答她说。

  “我说你还真会打酱油,有那么多车不抢着坐,偏要坐我的小车!”一边开车的女子一边对李锦记说。

  “我大师傅也是这样说,就算是打酱油的,也要打一些有品味的酱油!”李锦记一副很嚣张的样子说。

  “所以你油瓶打我这个酱油是不是?算了,反正我也是回云海市。”一边开车的女子对李锦记瞧一下,发现他一副很平凡的样子,身上穿着一套地摊衣服,一双破旧的布鞋子,脚母趾都露出来了,让人感觉他从山地里出来的。

  但是她即不知道,李锦记双眼时不时盯着她双腿中间那里,由于这个美女穿的是一件迷你短裙子,坐在驾驶座上面开车,修长雪白双腿中间那里走光也不知道。不是李锦记好色,而是他很好奇,到底男与人女人之间有什么不同。

  “果然和三师傅带回来的杂志里的女明星一样,都是那个样子,我还以为杂志里那些图面,是ps过呢。”李锦记心里在想着这个奇怪的问题。<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