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玄幻魔法> 我有一个破碎的游戏面板 > 第537章 分割之法,地煞之数

第537章 分割之法,地煞之数

2023-08-30 作者: 雨中鱼欲歌
  第537章 分割之法,地煞之数

  “溶洞……”

  秦翌跟着能量通道的走向,来到了一处大山的溶洞里。

  溶洞上方挂着一只只一尺多高的蝙蝠,密密麻麻,数量大约有一千多只,每一只都有后天境实力。

  它们几乎将整个顶部覆盖,自然也将龙圣的“画”覆盖了。

  不过,这只是物质维度的覆盖,对秦翌来说,并没有什么意义。

  秦翌的双眼透过蝙蝠,看到了后面的“画”。

  “画,更抽象了。”

  就好像用几种颜色的油墨随意的涂抹了几下,画出一个鸟形的图案。

  “这还是一个中转站,后面还有?”

  六六得六。

  到了这里,已经分流出三十六股了。

  秦翌的视线继续往下追溯。

  “这次是……三股。”

  再分流,一百零八股了。

  “一百零八,地煞之数?”

  秦翌若有所思的道。

  “这《易》……莫非是龙圣所作?”

  《易》对“三”“六”“九”“十二”非常衷爱。

  甚至对于“三十六”“一百零八”这两个同时公约数同时包含这四个数字的数字,同样非常衷爱,甚至专门起了“天罡”“地煞”这样特殊的名称。

  《易》的作者,因为时代久远,早已不可考。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此书成书于军武时代之前。

  这样以来,范围就只剩下没有历史记载的元武时代和龙武时代了。

  相较于元圣时代,秦翌更倾向于龙武时代。

  而龙武时代,龙圣的确是最有可能的人。

  “如此说来,龙圣的理论依据,很可能是……《易》?”

  《易》是和他的风水理论和文圣的道文理论一样的研究天地自然的顶级理论?
  秦翌回忆着儿时所学的关于《易》的内容,微微摇头,遗憾的叹了口气道:“《易》流传到现在,已经变成一本更倾向于数的高级教材了。”

  历史流转,斗转星移,只剩下残篇断章,难见全貌,再加上被后人重新编纂,早就已经面目全非了。

  “就像‘道文’,被我演变成‘符箓’之后,随着时间的推移,‘道文’会慢慢的退出历史舞台,后世的人,恐怕只知‘符箓’,而不知‘道文’为何物了。”

  想到这里,秦翌心中戚戚然,有种物伤其类之感。

  “我的风水理论,若干年后,不会也成为什么奇怪的理论或秘术吧?”

  秦翌摇了摇头。

  此时,想这些,太早了。

  杞人忧天。

  秦翌转头打量着这些中转时,“洒”出的神性,看着神性被这些蝙蝠吸收。

  “这些蝙蝠的实力并不高。”

  完全在理论的范围之内。

  原来是什么实力,现在差不多也是什么实力。

  秦翌想到了上一个中转站遇到那些的飞鱼。

  它们的个体实力同样并没有增加,还是先天境,不过,组织起来却可以施展类似军阵的秘术,召唤出拥有金丹圆满的实力的鸟形虚影。

  “莫非,这神性影响的并不是实力,而是神魂,让受同一神性污染的生灵,更加容易产生灵魂的共鸣。”

  只有在灵魂共鸣的情况下,才能发挥出神性的作用?

  想到这里,秦翌抬起头,看着头顶倒立着的这群蝙蝠。

  “实验一下,不就可以证实了吗?”

  秦翌随意的流露出先天境的气息,并且透露出一丝敌意。

  顿时,整个溶洞就犹如炸了锅似的,所有的蝙蝠瞬间被惊的飞了起来,刚开始只是乱飞,后来慢慢的越飞越来越有规律,蝙蝠们的叫起也从刚开始的好像大杂混似的乱叫,到后来越来越统一,最后终于集中到了同一个频率。

  一只更加巨大的鸟形虚影出现在了半空之中。

  不过,这次的鸟形虚影更加虚幻,更加模糊,实力也更差,只有先天圆满左右。

  虚有其表。

  而且,这次仔细观察之下,秦翌还发现了一个之前未曾发现的关键信息。

  “这个鸟形虚影是和洞顶龙圣留下的‘画’的共鸣产生的。”

  也就是说,不仅需要灵魂共鸣,还需要与龙圣留下的“画”,满足这两个条件,鸟形虚影才会诞生。

  根据推演,这个鸟形虚影估计还有活动范围的限制。

  “限制好多啊。”

  无论是那些飞鱼,还是这些蝙蝠,一旦离开龙圣久下的‘画’附近,它们就算可以产生灵魂共鸣,因为没有‘画’的共鸣,也无法施展出鸟形虚影。

  “限制这么多……这鸟形虚影,还真的有些鸡肋啊。”

  不过,凡事无绝对,若是理解了其中的原理,倒也不是完全不可能摆脱限制。

  秦翌短时间内就想到了几种可以代替龙圣留下的“画”的方法。

  比如符箓,法器,阵旗,秘术等等。

  秦翌抬起头,看着上方的蝙蝠,摇了摇头道:“它们是幸运的,也是不幸的,因为龙圣遗泽,它们的栖息地固若金汤,这片区域没有其它的生灵,可以在威胁到它们的栖息地,不过,这里也成为了它们的牢笼,生生世世都被困在了这里,替龙圣守护着这个中转站。”

  对于没有智慧的生灵来说,可能后面的烦恼或许并不存在。

  对它们来说,只有幸运吧。

  秦翌抬起头,看向上方。

  “地煞之数……若是我没猜错,已经足够了。”

  神性被分流成一百零八份,已经足够少了。

  就算流落到大自然中,也不会造成污染。

  “接下来,就是这个分流系统的终端了。”

  秦翌的身影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

  “先生,先生,南疆大捷,哈哈……”

  周厚拿着五军都督府出的那份邸报,一路大笑着,跑了进来,给周博远的报信。

  周博远接过邸报仔细翻看时,周厚激动的说道:“先生,圣皇的兄长果然厉害,第一次指挥如此大规模的战役,就取出了如此辉煌的战绩,这算是一战成名吧。”

  周博远看完邸报后,没有一丝激动,只是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公允的说道:“潜力尚可,还需历练。”

  周厚无奈的看着周博远。

  这反应,也太死板了。

  除了他,难道没有其它人看出,秦栋此次战役,打得虽然有模有样,但是和之前的北疆大捷一比,差了不止一筹吗?

  可是为何,无论是民间的舆论,还是军方的态度,都给予了极高的评价?

  还不是为了卖圣皇一个面子吗?

  更何况,这次战役,圣皇可是亲自出手了。

  周博远听到没了动静,视线从奏折上移开,抬头看到周厚脸上的无奈,顿时明白了什么,微微摇头道:“你这小猴子,还编排起我来了?朝廷什么态度,应该发布什么样的公文,我会不知道吗?”   
  不过是因为这里,只有他们师徒二人,周博远说话才会如此随意。

  周厚听后,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他还真是怕先生意气用事,直接因为这件事和五军都督府对上呢。

  毕竟,前段时间,先生可是代表着朝廷,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和五军都督府对线了好几次。

  结果虽然各有输赢,不过,形势不容乐观。

  用先生的话来讲,秦曦的成长速度很快。

  当然,这不是主要原因。

  主要原因是,秦曦在军事领域占据了名与器,再加上身负大势,所以才会这么难对付。

  周厚不解,既然先生知道情况名与器和大势皆不在他,为何还要这么做时,先生只是叹了口气道。

  世家之祸,遗毒深远,若是不加限制,恐其死灰复燃,再次做大。

  现在若是不从源头上开始限制,以后只怕更难扼制。

  而且,他的反对,都是站在人族的立场出发的,并不算是党争。

  在双方的拉扯中,五军都督府的很多政策,提前发现了很多弊端,少走了很多弯路,这也是圣皇愿意看到的。

  “对了,”周厚从回忆中回过神来,突然想到了什么,从怀中取出一个帖子道:“先生,这是悦小姐递的帖子,想要借阅我们朝廷的藏书,查询一些资料,不知应该如何回复?”

  周博远接过帖子,看着帖子上面稚嫩却隐隐露出锋芒的文字,笑着说道:“府主调教人,可真有一手啊,悦小姐才跟了她多长时间,行事越来越有章法了。”

  要是之前秦悦,哪里想着先给他递一个帖子,直接就杀到朝廷的藏书楼了。

  只是查阅一些资料而已,在这洛京之地,谁还敢拦她不成?
  周博远亲自提笔,回了个帖子,递给周厚,吩咐道:“你亲自送一趟,若是悦小姐不嫌弃,你亲自陪着,走一趟吧。”

  周厚点头应是,仔细的将帖子收了起来。

  周博远想到了什么,突然开口问起了前段时间让他负责的海军之事。

  周厚立刻收场了脸上的笑容,身体一正,向周博远行了一个礼后,才郑重的汇报起了海军的建设进度。

  “海船秘术,被分割成一百零八个环节后,难度终于降到了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可以大量的培养炼制海船的秘术师了。”

  只是这么做,需要掌控了这一百零八个环节相关秘术的人密切配合,不能有一丝错误。

  否则,海船秘术必然不会成功,甚至可能会有反噬,对正在炼制的海船或秘术师造成一次的伤害。

  这分割之法就是周博远提出来的,自然清楚分割的利弊。

  听了南厚的汇报后,周博远眼中闪过一丝恍惚。

  “成功了?”

  周博远想到之前将此秘术秘密交给他时的意气风发,对未来的畅想,可是,实现执行起来,光是第一步,培养炼制海船的秘术师这一关,就被卡住了。

  这是第一步,也是最关键的一步。

  他还记得当初院长得知此事后的感叹。

  “这个秘术,对秦翌来说,不过是随手所创,对于我们来说,想要学会,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

  海船之术的核心是风水之术。

  甚至是风水之术中非常高端内容,风水阵。

  可此学习风水之术的人就很少,更不用说风水之术得到的时间太短了,短时间内可以将风水之术研究达到一定水平的人,就更少了。

  连基础的风水之术都无法研究透,更不用说后面更加复杂的风水阵了。

  周博远察觉到秘术的难度太高之后,就想到了分割之法,降低难度。

  虽然一直在进行研究,只是过程,同样并不顺利。

  直到封瑜薨逝,也没有研究出来。

  “一百零八,地煞之数,伱用的也是《易》?”

  周博远察觉到了什么,用复杂的语气问道。

  “弟子跟着先生学习,一直以《易》为主,弟子学识浅薄,无有他法,只好专注此于……”

  前段时间,周博远将此事交给周厚之后,周厚深入了解之后,并不打算另辟蹊径,依然按原计划进行,不过还是做了一些完善。

  发现已经分割到了七十二份,依然没有成功之后,周厚大胆的提出提出按地煞之数进行分割。

  周厚接着谦虚的说道:“我只是附先生尾翼,侥天之幸,略有所得。”

  据周厚了解,其实,之前先生也用《易》分割过,只是到了六十四之后,还没有成功之后,就放弃了。

  毕竟,《易》中特殊的数字,可不少。

  地煞之数只是其中一个而已。

  除了名字比较稀奇之外,并没有其它稀奇之处。

  没想到,这次尝试,竟然成功了。

  想到这里,周博远惆怅的叹了口气道:“若是当时,我再坚持下去……”

  或许,海船秘术早就突破了。

  现在,估计海船都已经炼制出来了。

  周博远忧郁的站起身,走到了窗前,看向皇宫的方向。

  他又想起了院长。

  院长登基之前,和他说过的那些宏伟的目标,结果直到院长薨逝,一项也没有实现。

  讽刺的是,院长薨逝之后,在大景朝,这些宏伟的目标倒是在他的手中,一项接着一项的有了实现的可能。

  “先生……”

  周厚知道,周博远这是又想到了启元帝。

  这样的场景,他之前见的多了,也劝的多了,可是,一直以来都收效甚微。

  周博远已经好长时间,不再出现这个表情了。

  现在突然如此,周厚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周博远静立片刻,听取周厚的声音,就很快回过神来。

  周博远雷厉风行的吩咐道:“秘术师的培养,至关重要,立刻建立一个学院,专门的培养这方面的人才。”

  现在只是方法突破了,但是,想要到应用阶段,批量炼制海船,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周厚跟着周博远那么长时间,深受其影响,思路都差不多,事先早就已经到了这一点。

  “先生,我是这么打算的,我想将其伪装成黎阳学院,秘密培养,省得被宗门和军府发现了把柄,拿此事作筏子,攻讦您。”

  周博远听后,皱着眉摇着头说道:“听得出来,你考虑了很多方面,才有此议,只是……我们是受了圣皇之命,炼制海船,建设海军……正大光明的开设相关的学院即可,无需如此。”

  周厚这时才反应过来,对啊,现在,他们炼制海船的,不是为了前朝启元帝,而是为了当今圣皇。

  “是我考虑不周。”

  面对周博远,周厚认错时没有任何负担,很爽快的承认了自己的不足之处。

  不过,毕竟刚刚被训,周厚心里还是有些发怵,让他都有些不自信了,迟疑片刻,才下定决心,开口提议道:“先生,我打算效仿五军都督府建设的军事学院,再建一座海军学院,不知,是否可行?”

  周博远挑了一下眉,似乎看出了周厚的一些打算,不过,他并没有阻止,反而欣慰的抚着长须,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好,你能想到这一层,我很欣慰,既然这个提议,是你提出来的,那此事,就交给你负责吧。”

  周厚愣了一下,赶紧回绝道:“此事重大,我一个书童,如何负责?还请先生亲自负责。”

  周博远看了周厚一眼,停顿片刻,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我就当一个名义上的院长,你作为副院长,全权负责此事。”

  周厚这才勉为其难的接下了这个任务。

  周厚离开后,周博远重新俯案工作,只是不知想到了什么,嘴角轻轻翘起,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轻声嘀咕了一句。

  “小猴子,长大了……”

  (本章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