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官场职场 > 木叶:从全知全能开始 > 第149章 【149】正确

第149章 【149】正确

2023-05-02 作者: 纸刻
  第149章 【149】正确

  岩隐村,
  土影大楼。

  就在相田将晖带领木叶忍者将剩余的岩隐忍者屠杀殆尽时。

  人称‘两天枰’的第三代土影大野木,才刚刚收到他儿子送来的‘好消息’。

  “成功了?!”

  “是斩魄刀?”

  身材矮小的老者从垫了软毯的宽厚座椅上弹起身体,瞪大双眼看向面前紧急回村复命的岩隐忍者,面带喜色。

  那名岩隐忍者则是一脸苍白之色,可见是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了村子,大概率还使用了某些秘术。

  此时,只见他双手托起一副封印卷轴,面带恭敬:

  “由于目标周围防护措施甚严,我等只来得及取得部分天空树根系,未能夺得完整斩魄刀,请您责罚。”

  说着,他深深俯首,面带愧色。

  “无妨。”

  大野木眉头微皱,却没有在话语间表露情绪,称赞道:“能够在木叶那龙潭虎穴之中夺得目标,哪怕只有一部分,也是大功一件!”

  “其他人现在如何?”

  使者答道:“冈田大人.应是为断后牺牲了。”

  “恐怕,今日一早就会有木叶之人前往质问,所以黄土大人才派遣属下立即回村汇报。”

  “这般么”

  “冈田,可惜了。”

  听闻部下死讯,大野木先是下意识的沉下脸,而后又转为思索,思忖道:
  “至于黄土,他倒没什么风险。”

  “暂时让他静观其变吧。”

  作为火影的‘老朋友’,大野木估计是这世界上除了他老婆之外,最了解猿飞日斩的几个人之一。

  猿飞日斩此人,见小义而忘命,见大利而惜身。

  既不愿意担起残害同村伙伴的名声,又想以他老师那般用强硬手段对村子施行绝对控制。

  自然,无论在战场还是外交中,都会搞出很多让人看不明白的迷惑操作。

  底下人也许看不清晰。

  但是到了五影这个层面,谁还不知道点火影笑话?
  这一次,猿飞桑肯定也不会让他失望的吧?

  大野木拭目以待。

  这般思忖着,单看那小老头稳坐钓鱼台的模样,还真有那么几分智珠在握、不世枭雄的味道。

  稳的很。

  使者低声道:“可、可是,黄土大人那毕竟是在敌营.”

  大野木摇摇头,严肃的大声斥责道:“身为土影之子,他理当执行村子里最危险的任务!”

  “黄土是我的孩子,你们就不是我的孩子了吗?”

  “生命哪有轻重之分?”

  “你这臭小子,说的什么话!”

  一腔一调,冠冕堂皇。

  可谓是把人心拿捏得死死的。

  果不其然,这朴素而亲近的话语顿时让面前的使者感动难言,当即跪地表露忠心,大声道:
  “愿为土影大人效死!”

  “呸!什么死不死的。”大野木一脸嫌弃,“快点滚出去!等你好好休息完了再来汇报!”

  “是!”

  等到那名使者感激涕零的退出办公室,大野木才重新坐回位上,长长吐出一口气。

  老戏骨是这样的。

  哪怕是在大声骂人,都能把人骂的感动不已。

  如今的岩隐村之所以如此团结,岩隐忍者之所以敢不畏生死的以自爆术搏命,大野木的有效正面引导要占很大功劳。

  相比强盛的木叶与云隐,他们唯一的缺点其实只在于一点.
  “青黄不接啊。”

  老戏骨大野木看向窗外的高耸土塬、漫天黄尘,手指在简述任务报告上轻点着。

  指尖下的字句,正是【.相田将晖以一敌十数人,阻拦全体任务小组】的那一行。

  大野木目光沉寂。

  要是岩隐也能出一个像这小家伙一样的天才,那他非得乐疯了。

  可惜
  想着想着,他的目光又转向了桌上的那副封印卷轴。

  希望,斩魄刀能给他、给岩隐带来一些惊喜吧。

  只是,正准备展开看看,门外忽然有暗部闯入,惶然道:

  “土影大人!”

  “木叶土之国使馆全体三十二名岩隐驻员,除黄土大人以外”

  “全灭了!”

  “另,黄土大人在强行使用逆通灵的过程中,遭受严重空间扭曲创伤,正在医务室抢救!”

  闻言,刚刚在属下面前还一脸‘我大野木的孩子就该干最危险的活!’的土影大人,吓得当即从宽椅上蹦起来,连忙一发轻重岩之术飞得老高,拽着那暗部衣领:
  “黄、黄土伤得怎么样了?!”

  “很严重!”

  “那伱还杵在这干什么?快带我去急救室啊!!”

  “是、是”

  “对了,土影大人。黄土大人昏迷之前说,木叶村内疑似发生.”

  看着这暗部还在这磨蹭,小老头都快急死了,瞪圆了大眼珠子大声道:

  “去急救室!!!”

  “是!”

  旗木朔茂皱着眉头,火影大楼地下二层的战争物资准备部出了门,径直往外面走。

  自从几小时前的那场会议无疾而终之后,该做事的几人便纷纷在穿过门口后分别离开。

  相田将晖自告奋勇,主动带领队伍去做围堵土之国使馆的苦差事。

  与他同去的还有许多忍族一系的忍者。

  而旗木朔茂则挥退了许多前来向他套话、试探的平民忍者,笔直前来查询现在村子内已有的战争物资储备。

  他的话并不是随便说说。

  也许是父辈人对和平的渴望,亦或是妻子生产之后的重病缠身,又或是在战场上见到过太多太多部下的尸体.
  旗木朔茂此人,在对待战争、生命、死亡一事上,比任何人都要认真得多。

  但即便如此。

  他在会议桌前,面对三代火影那句‘你知道会死多少人吗?’的时候,仍旧义无反顾的选择了用战争去维护真正的火之意志的尊严。

  这是一个有着坚定信仰的男人。

  在这份信仰被打破、摔碎之前,他会比任何人都坚韧刚强,如最锋利的刀子一样。

  “朔茂大人!”

  正准备前往另一处仓库检查资料,旗木朔茂忽然被人叫住。

  转过头,眼中倒映出有着一头金发的年轻男人的身影。

  是波风水门。

  小太阳微微躬身,语气恭敬:“多谢您在方才会议时的回护。”

  “以后若有所托,万望吩咐。”

  按正常情况而言,身为火影一系嫡系的波风水门,对旗木朔茂这个‘外人’做出近乎拜山头的亲近后辈姿态,已然是有些不合规矩了。

  奈何,他碰上的老大不是那么正常。

  旗木朔茂和蔼的笑了笑,仿佛邻家寻常大叔般温和道:“真要感谢的话,还请你对将晖君说吧。”

  “为了撺掇我开口,那小子可没少下功夫呢。”

  “将晖.吗。”

  波风水门口中重复着,神色怅惘,似乎是情绪有些低落,又很快强自打起精神:“我之后一定会好好向他道谢的。”

  “不过,您的帮助也非常重要!”

  说着,少年似乎犹豫了下,询问道:“朔茂大人.”

  “我的问题可能有些突兀。”

  “只是。”

  “您,是想要竞争火影之位了吗?”

  问出这句话的那一瞬间,波风水门心中怀揣着一种如毛线球般交叉混杂着,十分复杂的情绪。

  他之所以会产生这种疑问,原因其实很简单。

  因为旗木朔茂挑选发言的这个时机,对优柔寡断的三代火影而言,实在是过于‘致命’了。

  一如这位木叶白牙的刀法一般。

  “啊。”

  “果然吗。”

  像是在看到水门那纠结表情时,就预料到了对方的念头一样,旗木朔茂脸上露出些微无奈的笑容,平和道:
  “说实话,这个问题.今天已经有很多人问过我了。”

  “我还是那句话。”

  旗木朔茂的语气很平静,像是好心的提醒邻居没拿钥匙,淡淡道:

  “我对火影之位,完全没有兴趣。”

  “至于我为什么要在开会的这种时机,说出那么具有针对性的话.”

  “因为,你做的事情是正确的呀。”

  “水门君。”

  “.”

  闻言,波风水门蓦的愣在原地。

  旗木朔茂的声音却依旧是那般平淡、理所当然:“你做的事情,才是在真正的保护村子的同伴。”

  “而火影大人的所作所为,只不过是在以‘保护村子’的名义,贯彻他自己的意志,不是么?”

  “坚持正确的,抵制错误的。”

  “这种寻常的事情,也有什么值得疑惑的吗?”

  旗木朔茂的大实话有时候也许会过于直白,但至少不会像那些假大空的口号一样可笑。

  那平实朴素的语气,让水门愣住的同时,也不由想起了相田将晖昔日曾对他说过的那句评价。

  【朔茂大人啊】

  【那是一位有着一双慧眼的男人。】

  这一刻,波风水门也许才真正领悟到了,所谓‘慧眼’究竟表现在何处。

  似乎这位大人眼前并无甚世事繁杂所形成的迷雾。

  随意的一瞥就足以看穿。

  只不过,战争已经弄脏了他的手。

  他不愿意让政治把心也弄脏了。

  波风水门忽然在想,将晖君说过的‘适合成为火影’的人,是不是就是指旗木朔茂这种人?
  抱着这种想法,他试探着开口道:“那请问我接下来该怎么做呢?”

  “朔茂大人?”

  “活下来。”

  旗木朔茂没有继续停留,只是笑了笑,给出这样朴实的答案,语气淡淡:
  “战争快要来了。”

  “波风君,你有很大的可能会被派到最危险的地方。”

  “所以。”

  “拼尽全力活下来吧。”

  “然后,继续坚持正确的事情,坚持你心中的理念。”

  “就这么简单。”

   今日更新(1/2)

    3k!

    现在情况稍微有点特殊,如上一章所说,这大过年的总有人倒霉,现在反正轮到这货了。

    这章是用手机打出来的,花的时间比较长,还好病房里没啥人,我写完之后可以在隔壁床位上眯一会儿。

    另,不是大家在章评里说的那种关系。

    
   
  (本章完)
关闭